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经典美文 > 文章内容页

紫檀的美文

来源:葡京官网 日期:2019-08-13 16:15:01 分类:经典美文 阅读:

  左岸在哪里?左岸为什么叫左岸?

  辛夷坞说,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塞纳河,它把我们的一颗心分作两边,左岸柔软,右岸冷硬;左岸感性,右岸理性;左岸住着我们的欲望、祈盼、挣扎和所有的爱恨嗔怒,右岸住着这个世界的规则在我们心底打下的烙印————左岸是梦境,右岸是生活。

  这是一个发生在左岸的故事。故事的主人公是尹星霖和蓝薰。

  尹星霖是个坏女孩。她总是嘲笑她身边的女孩子:“爱情那么可笑,你们居然还奉若珍宝。”请原谅她的口是心非,其实,她是个爱情朝圣者。她的信仰,便是爱情。

  尹星霖在一个星期六认识了他。她记得那天阳光很好,他穿着白色的衬衫,洗的发白的牛仔裤。她听见他清朗温和的声音:老师好。坐在讲台下得她瞬间被吸引。一见钟情?不,那过于俗套,只是声音很好听罢了。她钟情的是那白衬衫和牛仔裤,是那好听的声音,。他就坐在她后面,她转过身去拿书,看见他在卷子上写下的名字:蓝薰。很好听的名字。他的字很漂亮。

  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交集,他仿佛是清淡如水的男生。

  故事到这里一切都很顺利,平淡的日子就该这样。

  寒假。

  安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,在这个人数不多的小班级中有那么几个爱慕者,其他路人甲乙丙不多做笔墨,可是必须说的是非季和沫。

  几个月的相处,尹星霖和安、非季还有沫成了很好的朋友,和蓝薰也开始说些与课业无关的八卦。非季、沫、蓝薰俨然是男生一小圈,打得火热,其实蓝薰也有一颗爱玩的心吧,她想。

  沫喜欢安,很明显。安不喜欢沫,她讨厌沫,众所周知。非季也喜欢安,这是个秘密,只有尹星霖知道的秘密。可是,她也知道,安有喜欢的人了,那个人不是非季,她开始有些同情非季了。

  尹星霖有胃病。一天上课的时候,胃病发作,非季跑去买药,安帮忙去烧热水。然后,她听见蓝薰好听的声音:你没事吧。她笑笑,老毛病了,吃过药就好了,嗯,谢谢。

  嗯,就在那天,她和他交换了手机号码、QQ号,正式以朋友来界定对方在心中的份量。

  那天,尹星霖记得很清楚,是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九日。

  那天,有飞扬的清雪。

  尹星霖那时候有泡在网上的习惯,她喜欢看那些色彩斑斓的头像明亮又灰暗。她开始和蓝薰无话不谈,从兴趣爱好谈到人生理想。她想,他们是同一种生物。

  尹星霖喜欢文字,蓝薰也喜欢。

  尹星霖喜欢轻音乐,蓝薰也喜欢。

  尹星霖喜欢江南烟雨,蓝薰也喜欢。

  他们开始惺惺相惜。

  非季和沫因为安闹得很不愉快,尹星霖和蓝薰夹在中间。尹星霖在某天安慰非季:你与安只是萍水相逢,终有散场的一天,你又何须如此,到最后苦楚只得你一人承担。非季说,为什么?你很换就会明白的。这天不远了。

 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。

  尹星霖和蓝薰会在每天睡觉前说晚安;尹星霖喜欢Snoopy,蓝薰就每天给她讲个有关Snoopy的故事;他们聊爱情。尹星霖告诉他,她要的是撒那特思式的爱情,她的信仰是Thanatos。蓝薰就整夜不睡觉看完了整整三部“撒那特思”,告诉她,你会找到把你当做全世界的男生,我保证。

  蓝薰喜欢你。非季这样跟尹星霖说。言之凿凿。

  她开始手足无措,再也无法心安理得的享受蓝薰无微不至的呵护与关心。安说,尹星霖,你到底在怕什么?他对你这么好,接受他吧。是啊,他很好,他对她很好,她怕什么呢?她反问安,非季呢,他对你不好吗?安沉默。

  呵呵,爱情是旁观者清的东西,又当局者迷,这是个咒,无人逃脱。

  可是还是喜欢了他吧。所谓日久生情。

  尹星霖喜欢蓝薰。尹星霖知道。蓝薰也知道。

  故事讲到这里,似乎要用安徒生那句“从此他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,永远。”

  可惜,这个不完满的故事不是安徒生。

  他们没有在一起。

  蓝薰拉住尹星霖的手,问她,为什么。她沉默。明明她喜欢他,为什么不在一起呢。她不知道,她觉得恐慌,仿佛一旦答应了就会万劫不复。她不想,她把手抽了回来。蓝薰说,星霖,我自认十分了解你,可是,这次,我不明白,不过,我依然喜欢你。

  他对她说,我依然喜欢你。尹星霖和蓝薰不再上网,也很少说话。他们逐渐开始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。尹星霖想,我要的不就是这样吗,可为什么这么苦恼,是不是当初勇敢一点、再勇敢一点,就不是这样了?

  年关,蓝薰告诉尹星霖,他不喜欢她了,结束吧。其实,也没有开始过,不是吗?尹星霖走开了。她想起他说,星霖我依然喜欢你,她还记得,那天他眼中的细碎星光。呵呵,多美的笑话。她没有哭,她突然想起了非季那句没头没脑的话。她明白了,选择了苦楚就得一个人承担,就如同非季。

  非季说,尹星霖,你哭下能死吗,你知不知道你坚强的让人心疼。

  没人疼的。

  尹星霖写给蓝薰一篇文章《风在三生石前的叹息》。蓝薰写下回信:相见的太晚,相爱的太慢,进退让我两难。难吗?不难,他抽身而退,她却苦苦挣扎。

  再后来的故事,我有些写不下去了。回忆那么凶,却没有结局。

  蓝薰有了女朋友,钰。尹星霖侧面打听到钰是一个很有痞气的女生,她不会陪蓝薰在书店安静的读书;她不会陪蓝薰在在家里听轻音乐;她不会和蓝薰一起填他写的曲,他们几乎完全没有共同语言。原来尹星霖是向来不屑与这类人交往的,可是为了蓝薰,她跑去和钰做朋友。交往中,她发现,钰不是她想像中的台妹,她很率直,很喜欢蓝薰,她活得那么真实,那么坦诚,那么阳光,这些都是尹星霖不具备的,最重要的是,她喜欢蓝薰,只此一条,她的千般缺点都可以被忽略,尹星霖祝福了他们,守候着蓝薰。

  蓝薰和钰分手了。

  这消息让尹星霖觉得淡了。她想,如果有一天蓝薰回到她身边,还是做朋友吧,也许只有友谊才能真正长青。

  他们很久都没有联系,久到尹星霖以为蓝薰仿佛没有出现在她的生命中,其实不仅是蓝薰,还有沫和安,只有非季的存在提醒着她,他们都是存在过的,不是梦。

  二零一二年冬,蓝薰开始频繁地来找星霖,无限缩短了二楼和五楼的距离,他像以前那样呵护她。像以前一样,什么都没有变,变的只是心境。

  尹星霖困扰,问他,蓝薰,我们这样算什么。

  朋友,蓝薰如是说。

  不要再上来了,做朋友吧。

  星霖,兜兜转转,我还是喜欢你。

  兜兜转转?还是?蓝薰,你还记得你说你依然喜欢我吗?可是你不是又有了钰吗?做朋友吧,你说的,仅仅是朋友。

  可是……

  没有可是。

 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,蓝薰十八岁生日。

  二零一三年二月十六日,尹星霖十八岁生日。

  两人都在彼此信件中约定要做一辈子朋友。

  一辈子的、朋友。

  故事到这里,嗯,未完待续。可,这是个没有结局的故事,不过,没有结局就是最好的结局,不是吗?

X

打赏支付方式: